微信图片_20220414155524
      微信图片_20220414155527

      出于大力推荐优秀作品的考虑,中国作家网特开设“十号会议室”栏目,聚焦那些或受到广泛关注的,或仍未被充分重视的文学新作,约请中青年作家、评论家参与评点,集特约评论、新闻动态、深度对话、创作心路等相关信息,与读者共同展开阅读与探讨,力求以丰富的角度全面呈现作品的魅力。截至2022年6月,“十号会议室”已进行十期,邀请数十位评论家对罗伟章、东西、李宏伟、邵丽、徐则臣、南翔、艾伟、何平、沈念等作家作品进行集中品评。(栏目主持人:周茉 杜佳 陈泽宇 刘雅 邓洁舲)

      【第10期】路也

      更多>>
      路也《大雪封门》

      路也《大雪封门》

      《大雪封门》(节选)

      《大雪封门》由“南部山区”“东流去”“大雪封门”三辑组成,这是诗人在游走于各地许多年后,首次定睛端详起自己的故土,向这些充满野性的“无用的事物”致敬,在童年时代就熟悉的自然与事物中,中年诗人回归自我的、独立的全新境界。[详细]

      【第9期】沈念

      更多>>
      沈念《大湖消息》

      沈念《大湖消息》

      《大湖消息》(节选)

      那个早晨有些异常。霜冻尚未化开的旷野寂寥无声,风锋利得像冰碴,从房屋、树篱、林子里跑出来。一只没看清模样的飞鸟,像刺眼的光扫过,轻拍翅膀,沿村庄的边界飞过长堤,隐约留下几声尖细的呼叫,向南飞去。二〇一五年元旦过后的第三天,一支越冬水鸟调查小分队抵达七星湖。[详细]

      【第8期】何平

      更多>>
      何平《批评的返场》

      何平《批评的返场》

      《批评的返场》(节选)

      重建文学批评的对话性,本质上是重建文学经由批评的发现和发声回到整个社会公共性至少与民族审美相关部分,而不是一种虚伪的仪式。其出发点首先是文学、批评家,尤其是年轻的批评家们要有理想和勇气成为那些写作冒犯者审美的庇护人、发现者和声援者。做写作者同时代的批评家是做这样的批评家。[详细]

      【第7期】艾伟

      更多>>
      艾伟《演唱会》《过往》《妇女简史》

      艾伟《演唱会》《过往》《妇女简史》

      《演唱会》(节选)

      游乐场大门紧闭,他们是从围墙上爬进去的。男人先爬到围墙上,然后倒挂着伸出手,拉住孩子。孩子不重,快到墙头时,男人一把抱住男孩,然后一起跳下去。下面是松软的积雪。[详细]

      【第6期】南翔

      更多>>
      南翔《伯爵猫》

      南翔《伯爵猫》

      《伯爵猫》

      今年的冬天有点冷,时交冬至,即便这个城市属于亚热带向热带过渡的海洋性气候,早晚已有不少人穿起了毛衣加外套。阿芳从春潮鞋店出来,身后的电工师傅却只着一件单薄的衬衣,衬衣左边的口袋里,半截中华烟的烟盒露在外面……[详细]

      【第5期】徐则臣

      更多>>
      徐则臣《青城》《如果大雪封门》《跑步穿过中关村》

      徐则臣《青城》《如果大雪封门》《跑步穿过中关村》

      《青城》(节选)

      那段时间我总梦到老鹰在天上飞。一直飞,不落下。我知道是因为一个月前又去了趟藏区,站在高山上看到很多老鹰。这辈子见到的各种鹰的图片加起来,都赶不上那一次眼前的老鹰多。老鹰力气大,可以飞很久,这我知道,但我还是替它们担心。[详细]

      【第4期】邵丽

      更多>>
      邵丽《天台上的父亲》

      邵丽《天台上的父亲》

      《天台上的父亲》(节选)

      也许是离开那个城市后我改变了信仰。其实也无所谓改不改变,一直以来我就没有坚定的信仰。妹妹一直说我迷信。我迷信了几十年,是从母亲那里传过来的。她是一个泛神论者,神灵附着在任何一个老旧的事物上。[详细]

      【第3期】李宏伟

      更多>>
      李宏伟《引路人》

      李宏伟《引路人》

      《引路人》(节选)

      司徒绿愣了愣,心跳陡然加速。望着女孩的身影从楼道消失,她反锁好门,回到客厅。文件袋里是一张折了两折、打开后很是详细的地图,另有五张她平常用来撰写勘察报告的空白纸张,白底黑横线。 [详细]

      【第2期】东西

      更多>>
      东西《回响》

      东西《回响》

      《回响》(节选)

      冉咚咚接到报警电话后赶到西江大坑段,看见她漂在离岸边两米远的水面,像做俯卧撑做累了再也起不来似的。但经过观察,冉咚咚觉得刚才的比喻欠妥,因为死者已做不了这项运动,她的右手掌不见了……[详细]

      【第1期】罗伟章

      更多>>
      罗伟章《谁在敲门》

      罗伟章《谁在敲门》

      《谁在敲门》(节选)

      有时候,敲门声是人的脸,也是人的心,哪种人敲出哪种声音,就跟哪种人会说出哪种梦话一样。当这个声音响起时,已去胸腔里荡过一下,夹带着气恼、自大和经过掩饰的逆来顺受,传到指骨,传到门,然后才传进屋子,大姐就知道,是兄弟来了。 [详细]

       十号会议室荐书

      极品灰丝少妇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