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吴尔夫:那个悬而未决的世界

      吴尔夫的小说从诞生之日起,就是让读者忽略情节和人物的——按照吴尔夫的说法,那是“他们”的套路和手法。当时的评论家们,关注的是“意识流”,是文体实验,是她那些可以用赋格、对位法等音乐名词描述的文本结构。

      01
      波伏瓦:从《女宾》到《形影不离》

      “人生让我发现世界如其所是”,《巴黎评论》的采访中,波伏瓦说,“年轻时我以为探索世界是去发现美好的东西……我先是一点一点,然后是越来越多地发现世界上的不幸。”

      来源:澎湃新闻|余春娇   
      02萧伯纳为什么要撒这种谎呢?

      从某种(悲剧性的)意义上说,他的人生就是由不断地陷入爱情而又失去爱情的一连串事件构成的。更不幸的是,他本人对于爱情极为重视,正如他的自白:“爱情之于我始终是至关重要的,甚至可说是我唯一的大事”。

      02
      司汤达的心理描写是那个时代的巅峰

      从某种(悲剧性的)意义上说,他的人生就是由不断地陷入爱情而又失去爱情的一连串事件构成的。更不幸的是,他本人对于爱情极为重视,正如他的自白:“爱情之于我始终是至关重要的,甚至可说是我唯一的大事”。

      来源:澎湃新闻|吴靖 
      03狄更斯的文学成就

      很多著名艺术家生前穷苦潦倒、愤世嫉俗,直到死后才为世人理解和肯定,查尔斯·狄更斯却不一样,他是“时代的宠儿”:在世时其作品就在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欧洲大陆乃至大西洋彼岸的美国引发巨大反响;文学评论家、学者和读者对狄更斯的喜爱与赞美,从他的青春时代开始,一直持续到今天。20世纪初,他的小说作为第一批优秀世界文学作品被译介到中国。

      03
      狄更斯的文学成就

      很多著名艺术家生前穷苦潦倒、愤世嫉俗,直到死后才为世人理解和肯定,查尔斯·狄更斯却不一样,他是“时代的宠儿”:在世时其作品就在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欧洲大陆乃至大西洋彼岸的美国引发巨大反响;文学评论家、学者和读者对狄更斯的喜爱与赞美,从他的青春时代开始,一直持续到今天。20世纪初,他的小说作为第一批优秀世界文学作品被译介到中国。

      来源:人民日报|刘紫云 
      04杰克·凯鲁亚克:燃烧的时代

      燃烧,然后死去,这是凯鲁亚克的一生。他在《在路上》中写道:“我一生都喜欢跟在令我感兴趣的人身后,那些有点疯狂的人,疯狂地生活,疯狂地表达,疯狂地渴望被救赎,同时渴望一切,不知疲倦,不落俗套,他们不停地燃烧,燃烧,就像惊人的能连射迸发的黄色烟火筒,如蜘蛛穿过星际,在天空中央你会看见蓝色的中心光点砰地爆裂,所有人都不禁惊呼。”

      04
      杰克·凯鲁亚克诞辰:燃烧的时代

      燃烧,然后死去,这是凯鲁亚克的一生。他在《在路上》中写道:“我一生都喜欢跟在令我感兴趣的人身后,那些有点疯狂的人,疯狂地生活,疯狂地表达,疯狂地渴望被救赎,同时渴望一切,不知疲倦,不落俗套,他们不停地燃烧,燃烧,就像惊人的能连射迸发的黄色烟火筒,如蜘蛛穿过星际,在天空中央你会看见蓝色的中心光点砰地爆裂,所有人都不禁惊呼。”

      来源:澎湃新闻|高丹 刘兴林
      像佩雷克这样的文学“玩火者”

      佩雷克是破坏力极强的作家,就像孩子的创造性,往往源于破坏欲。破坏是动手能力,是实践,也是生命能量的消耗。《庭院深处》把原本一句话能说清的故事要素,活生生写成一本小说,依赖的正是过剩精力。

      来源:文艺报|俞耕耘2022/6/22
      一个书痴,为什么舍得拿书盖房子?

      “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博尔赫斯在《虚构集》中如此写道。某种程度上,《纸房子》可以算作“元小说”,或者更准确点讲,是一部有着“元意识”的小说。故事的发展、推进,是以康拉德的《阴影线》这本书做驱动中枢的。

      来源:大益文学(微信公众号)|李二板   2022/6/5
      古尔纳《赞赏沉默》:多重叙事策略与主题意蕴

      阿卜杜勒拉扎克·古尔纳的第五部小说《赞赏沉默》讲述了一位桑给巴尔难民在英国流亡20年后得以返乡但随即又回到英国的故事。作品将故事情节置于20世纪六十年代和八十年代桑给巴尔与英国之间不断切换、相互交织的叙事时空中,借助双重叙事、嵌套叙事、沉默等多重叙事策略,在言说与沉默之间以及作为受述者的人物与读者之间建立了一种动态的平衡,并借此表达了对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批判、对后殖民社会黑暗面的抨击、对移民生存困境和身份焦虑的同情与反思等丰富的主题意蕴。

      来源:外国文学研究(微信公众号)|张峰 2022/5/26
      费兰特的态度:埋头写作不问前途

      我们都知道钱钟书的那个譬喻:吃了一个鸡蛋,觉得味道很好,为什么要去看下蛋的母鸡?可一旦接触了费兰特那些充满激情、富有魅力的文字之后,我们难免会思忖:这么激动人心的作品,是怎么创作出来的啊?尤其是正在探索的写作者,对于费兰特的创作和工作状态一定很好奇。关于这点,她在访谈录《碎片》中谈了很多,最近出版的《偶然的创造》,文字短小精悍,又从另外一个角度,用另一种语气回答了这一问题。这本小书和之前的作品还有一个差别:每篇文章都配上了富有想象力的插图,色彩优美而高雅,让阅读有了双重享受。

      来源:北京青年报|陈英2022/5/20
      女性作家为什么擅长写恐怖小说?

      女性作家为什么擅长写恐怖小说?也许是因为恐怖是一种越界的类型。它把读者推到不舒服的地方,并迫使我们面对想要避免的事情。女性总是被告知该做什么、该成为谁,被教导要保持甜美、要养育孩子、要留在她们的位置上。写故事可以成为一种反抗和夺回权力的形式。

      来源:北京青年报 | 宁天虹 张蕾2022/5/13
      《论安慰》:有希望,安慰才有可能

      2017年,乌得勒支合唱节,四支合唱团演唱全部150首《诗篇》,学者叶礼庭受邀在演出间歇做一场演讲。他演讲的主题是关于正义的,但和观众在一起看唱诗班的演出,让他发现了另一个主题,那就是“安慰”。接下来的几年,他把“安慰”当作一个项目,2020年3月,COVID-19让世界陷入巨大的困境,叶礼庭出版了他的书《论安慰》,讲述了那些能给人带来安慰的艺术作品,包括阿赫玛托娃的诗、加缪的小说、马勒的音乐和格列柯的画作。

      来源:北京青年报| 苗炜 2022/5/7
      古尔纳新作《来世》中的历史书写

      在历史的过程层面,古尔纳注重其特殊和复杂性,用空间化的历史去映照个体的身份困境和选择的矛盾;在历史的叙述层面,古尔纳结合“大”“小”历史并进的叙述方式,用战争的残酷去反衬群体生存的力量;在历史的认识层面,与欧洲中心主义话语的进步史观不同,《来世》体现了一种循环的历史观。

      来源:《外国文学动态研究》|余静远2022/4/24
      《我亲爱的伊内斯》:一个西班牙女人与智利的诞生

      或许正因为此,罗贝托·波拉尼奥就称伊莎贝尔·阿连德是“写手”(escribidora),而不是“作家”(escritora)。伊莎贝尔·阿连德对波拉尼奥也没有什么好的评价,她觉得这个人“从来不会说谁的好话”。有鉴于他们俩的紧张关系,我在我的书架上从不把这两位智利作家的作品摆在一起。

      来源:澎湃新闻 |张伟劼2022/4/12
      《艺想》:阅读,文艺地疗愈

      阿莉·史密斯的《艺想》融文学虚构和学术随笔于一体,以第一人称“我”的叙述口吻,讲述爱人离世后,“我”久久沉湎于哀伤,无力自拔,最后凭借阅读,慢慢走出悲伤孤独的黑暗隧道,重见天日,回归正常生活的历程。

      来源:文艺报|陈姝波 2022/4/6
      女性的“欢喜”为何总被污名化?

      通往“欢喜”的路途坦荡又自然,女权主义激发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清除传统加在女性身上的束缚、贬损和污名。“发生在一个女人身上最糟糕的事情,恰恰就是迎合男性的思想,欣然且虚荣地将自己看作一个被追求的猎物,一样被渴求的物件,一份需要保卫的财产。”(analogon)。

      来源:中国作家网|刘鹏波  2022/3/29
      科塔萨尔:现实主义短篇小说和幻想短篇小说

      我有一项爱好,就是犯罪学。一旦有空闲时间,我就会读很多犯罪学方面的书,因为我觉得这门科学打开了人类变幻莫测的心理世界,展现了心灵的深渊和沟壑,而我们无法通过其他途径 认识这一点。

      来源:文学报(微信公众号)|科塔萨尔   2022/3/28
      极品灰丝少妇高潮